<acronym id='ukepi'><em id='ukepi'></em><td id='ukepi'><div id='ukep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kepi'><big id='ukepi'><big id='ukepi'></big><legend id='ukep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i id='ukepi'></i>
  • <tr id='ukepi'><strong id='ukepi'></strong><small id='ukepi'></small><button id='ukepi'></button><li id='ukepi'><noscript id='ukepi'><big id='ukepi'></big><dt id='ukep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kepi'><table id='ukepi'><blockquote id='ukepi'><tbody id='ukep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kepi'></u><kbd id='ukepi'><kbd id='ukepi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ukepi'></span><ins id='ukepi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ukepi'><strong id='ukep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ukepi'><div id='ukepi'><ins id='ukepi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dl id='ukepi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ukepi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今日影評丨《星之彩》影評:百年恐懼克蘇魯再臨人間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《柳條人》後,尼古拉斯凱奇走上瞭一條奇幻電影之路,可惜的是大多數電影口碑都偏低,凱奇也背上瞭爛片王的稱號。但同凱奇近年來的其他作品相比,《星之彩》要好的很多。

            凱奇低分奇幻作品

            電影從小說《來自群星的色彩》改編而來,雖然距今已近百年的時間,驚悚效果卻絲毫不減。

            電影是標準的作死傢庭5人組,兩大三小,其中一個有病(媽媽),一個自戀(爸爸),一個吸毒(大兒子),一個叛逆(女兒),剩下一個自閉(小兒子)。

            內森一傢

            劇情的發展也同類型電影相似。某一個突發事件後,先是自閉的孩子多個新朋友,然後是父母平時積攢的壓力爆發,各種怪異的事情發生,最終恐怖襲來,一傢人已無力抵抗,黑暗戰勝光明。

            隻不過,《星之彩》裡的怪物更能引發深層恐懼。

            克蘇魯從誕生到現在已經接近一個世紀,卻仍然活躍在熒幕上和小說中,人類的好奇心和對未知事物的恐懼為此類題材長盛不衰提供瞭基礎。

            星光污染後生長出的奇異花朵

            不同於其他驚悚恐怖的電影,《星之彩》中沒有一個具體的恐怖事物,它以光的形式侵蝕污染著一切,它使身邊熟悉的事物逐漸變得怪異,即便最親近的人也變的瘋癲。

            它沒有形狀,看似無害卻讓最普通的事物也變得恐怖萬分。

            被星光污染的水

            《異形》裡的怪物堪稱童年十大陰影之一,光滑黝黑,留著口水的外星生物從暗處突襲出來,一下子就能爆你的頭。這樣的怪物恐怖至極,讓人腎上腺素飆升,不過缺乏現實基礎,帶來的恐懼隻是基於對怪物外在的恐懼。

            在星光的影響下,出現瞭許多怪異的生物,口器中噴出觸須的螳螂,怪形般的羊駝組合,融合在一起的傢人。

            將熟悉的事物變為陌生的,甚至可怕的事物,將熟悉感與恐懼感交織在一起,從而引發出內心深處對未知的懼怕。就像“恐怖谷理論”,當機器人的外貌越過人類能接受的范圍後,人就會產生強烈的排斥心理,並對其產生恐懼。

            被星光感染的生物也是如此,它們既熟悉又陌生,熟悉的部分在逐漸減少,我們對其的親密感在下降,而陌生的部分趨於猙獰,我們的恐懼感在上升,在親密與恐懼恰好適當的時候,這樣的怪物便是最可怕的。

            同時,星光還幹擾思維,令人發瘋。內森喜歡養羊駝,即使在隕石墜落後也不忘記喂羊駝,對羊駝的關心超過瞭孩子的關心,不過這些在平時還算正常。

            星光蔓延後,內森的性格明顯發生瞭改變,他的偏執逐漸浮現出來。從鎮上回來時,內森看見羊駝還在外面散放著,他不顧孩子們發現的異常,也不顧剛做完手術的妻子,罵罵咧咧地去照顧羊駝。

            再之後,內森抱怨蔬菜,怒罵孩子,成瞭星光的犧牲品。

            最後,在僅有的一點人性下,內森邁入光芒四射的馬廄,頂著被徹底摧毀前的一點自尊,把羊駝一一爆頭瞭,這可能是他作為一傢之主對星光最後的反抗。

            在影片中還有一條暗線,是關於修建水壩的。市長在“慰問”墜落事件後,對內森說瞭一句,“當初有機會你真應該把這塊地賣給我的”。

            “當初”就是指市長修水庫的計劃。星光爆炸後,白色的廢墟和周圍翠綠的森林形成瞭鮮明的對比,很快水庫就修起來瞭,淹沒瞭發生過的一切,就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。

            工業打敗瞭農業,城市打敗瞭鄉村,人打敗瞭自然。

            原來從頭至尾,它都是一部環保電影啊。

            最後一秒中,奇異的紅色螳螂又飛上瞭天空,預示著星之彩將通過水庫繼續傳播。